Yuki_姬君

周叶天雷,不黑但不萌

本命孙翔 苏沐秋 全职方面主推伞修修伞,周翔

另 不太喜欢掐cp,有空撕逼的人为什么不产粮,吃粮也行啊

讨厌拿产出讲粉籍的人,有空有钱请多买周边

名字什么的我没想好,是个西幻风的01-02

暂不命名,讲真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假的文手哈哈哈哈哈哈哈,文都写了名字取不出来
含周翔,伞修伞,前期cp感不重
西幻paro,怎么说呢我是个喜欢看电影的人,魔戒hp这类还是很喜欢的,当然和原著肯定有出入,慢热,再说一次,慢热


    传闻这个世界上有着三种不可得的东西,永恒的生命、人鱼的声音,关于第三个的存在就很模糊了,有的人说是魔王的宝藏,有人说是女巫一族的禁书,具体的还没人真的去说上一二。毕竟对于大多数生物而言,未知即是危险。


    亲身验证过三大传说之一的家伙本身也是个危险又神秘的家伙,嘉世兽人部落的首领——叶秋。


    蓝雨兽人部落位于临海的位置,与多为兽人组成的嘉世不同,包括首领在内是有一部分巫师的,也就是女巫一族的分支。而这位首领此刻正和一群小屁孩们蹲在一起:“当时啊,老夫亲眼所见!叶秋手持却邪将八十米高的庞大魔物一掌击飞,紧接着!他...咳咳咳,谁拍我!卧槽你这就来了?”“是啊,差点错过你吹牛逼。”“啊!是叶秋首领啊!”小家伙们抬起头发现来人正巧是叶秋,瞬间就把他围了起来,求着给他们讲故事。


    叶秋哄好了几个孩子,随着魏琛进了屋:“这一路过来,海鲜味挺重的,亏你受得了。”“去去去你才海鲜,老夫乐意!”在几年前,魔族一直肆虐着这片大地,在叶秋的带领下进行了对魔族剿灭计划。当时参与行动的几个人怀着一腔热血和期待,到了战争结束,有的人已经不在,有的人只能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部分兽人逃到了沿海地带,最后是作战英雄之一的魏琛出面让那些人建立了蓝雨部落并保护着这块地盘。当时受损最惨的是精灵一族,火系精灵因为作战能力强被派到前线,几乎全灭,后来就各自划分了地域居住。


    叶秋倒也不逗他了,一脸严肃地跟他讲着什么,门外的黄毛小子听得不真切,正欲往前再探探的时候,让一只大爪子给拎了起来。门外传来一声惊叫,一只苏门答腊虎兽人领着比他矮好一截的白尾海雕兽人进来:“非常抱歉打扰两位首领,我看这家伙贼头贼脑的怕是又要搞事,要不要关几天?”“你才贼头贼脑啊,本剑圣一招刷刷几下就能把你打趴下好吗!不信来过过招呀,哎哟没带武器...魏老大快救我!”


    魏琛一脸嫌弃地摆摆手:“那什么,我们这儿的俩小子,都挺会使剑的,那边那个叫于峰,这个吵死人的叫黄少天。”“呵呵,年轻人真有精神。”这就是老魏提过的很有潜力的那个啊,叶秋心下了然:“这小子活泼乱跳的嘚瑟样,倒是让人有些怀念。”魏琛咳嗽两声说关几天夸张了,饿一顿就好。抗议者被于峰关在了部落拿来关押猎物的笼子里,得到的是黄少天叽叽喳喳的怒骂:“靠,于峰你不得好死!你敢饿着我试试看啊,我要是出去了我第一个揍的就是你!我咒你一辈子没老婆!活该没有妹子喜欢!”“黄少...安静点吧,还有,我们蓝雨本来就没有妹子。”


    蓝雨没有妹子这种说法其实夸张了,但当年真的活着走到沿海地带的,几乎是些年轻力壮的男人,加上这几年内地环境比沿海一带要好很多,稍微有些积蓄的人家,也都搬离了这里。魏琛也知道这么发展下去,蓝雨是跟不上其他部落的,这次找叶秋来,也是商量解决的办法。


    “那什么,刚才说到哪儿了?”“别急,还有个偷听的小家伙呢。”叶秋看向屋内的帘子,从帘后走出一个与刚才的海雕少年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他没有兽人特有的象征,从打扮上来看,和魏琛倒是很像。魏琛看了一眼这个孩子,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这个孩子叫喻文州,身体能力还不如老夫,也是个巫师,当年海边儿捡着他的。”不是什么出色的人,这句话他没说出来。喻文州温和恭敬地挪开魏琛的手,对着叶秋礼貌地点点头,拿出一副手绘的图纸:“其实蓝雨的近况我也有所研究,这是我画的现有的地盘分布,上面用虚线标注的是我觉得未来可拓展的土地...”


    一番探讨之后,喻文州从容地退下,这是魏琛第一次看到这孩子的才能,叶秋说喻文州日后一定是个能与霸图韩文清那样的人有一比的人才。“和你比呢?”“老魏,这世上有想法并且能把它付诸行动的叫做人才。可是人才始终和天才有区别啊~”“老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憋着。”


    蓝雨当晚,所有人都参与了叶秋的欢迎晚宴,除了苦逼兮兮的黄少天。他也很想出去找叶修打一架,也想尝尝那些魏琛平时舍不得拿出来的酒,早知道就不蹲那儿了。门口悉悉索索的交谈着,唉,看门的都换班了,本剑圣还在这种地方蹲着。进来换班的还挺矮?“喻文州?不是吧,派你来啊,万一这边笼子里的凶残玩意儿挠破笼子出来了,就你这身板哪里制服得了啊。”“我带了点吃的,你不饿的话就拿走了。”“别,等会儿你站住!刚才我开玩笑的!你是个巫师,法术一下去那多大杀伤力啊是不是?”“呵呵。”“我真的错了,不该笑你啦,你怎么忍心看着同部落的小伙伴活活饿死呢?”“快吃吧,一会儿负责守卫的人还要回来的。”喻文州也就只是路过,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这个吵闹的家伙,大概是因为这个家伙平时嘲笑自己吊车尾时的印象太深刻了吧。


    大人们的晚宴上,酒过三巡的魏琛搭着叶秋的肩膀,有一句没一句地讲起过去的事情:“那个时候,你俩的配合那叫一个漂亮,我从来再没见过那么变态的打法。当然,那时的老夫我,就算不比你俩,那也是个神一样的少年!”叶秋拿开老魏的爪子,就着烟草点起来。当时他们正在应付魔族最后一批挣扎,对方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那个人在高处释放魔法顺带用附魔的弓箭进行策应,叶秋拿着却邪在近处猎杀魔物,魔物被魔法炸出的波动震荡送到叶秋跟前,叶秋只需要较小的移动便能杀掉它们。紧绷的精神已经接近极限,那人手里的符咒也用的差不多了,只能口头吟唱魔法,随着魔族渐渐逼近,他也放弃了远攻,抽出部落首领生前赠送的佩剑,站到了叶秋身旁。那之后,叶秋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听吴雪峰讲,其他人都负了重伤,只有他杀红了眼,一个人冲进魔族阵中心。再之后的事情,就连吴雪峰也不记得了。最后赶来清扫战场的后援部队所见到的,在战场上被称为斗神的男人,孤零零地在废墟中找着什么。


    一旁的小姑娘趁着倒酒的机会打趣叶秋:“叶首领,您看,我这样的给您当小妾怎么样?”叶秋掐灭了烟头笑,说姑娘家家的得矜持点。叶秋首领从未亲近过哪位女性,对于这个未来夫人的猜想,大家心目中还是倾向于苏沐橙一些,但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万年不变,都没有什么能让大家猜测的八卦。本来刚开始,陶轩还会走走流程给叶秋引荐各种姑娘,时间一久,陶轩甚至开始直接给叶秋的被窝里塞人。当叶秋劳累了一天回到屋子里,一掀被子瞌睡都吓醒了。“昨晚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相当刺激,差点没给我吓着,哦对了,那姑娘我给送回去了,住的挺远,跑了一宿刚回来,诶不说了我得睡会儿。”


    后来陶轩觉得这么下去不行,可能是不对叶秋口味。


    一开门就看到耸起来的被子,叶秋感叹这回的姑娘不会是个象族吧,吨位还挺大。刚打开被子,叶秋又给盖了回去:“妈的陶轩!!!这是个男的吧!”陶轩让叶秋这么一吼,虽然生气但也消停很多。久而久之,众人也就接受了自家首领不乐意结婚的事儿。


    叶秋抬起一杯美酒,对着篝火敬了一杯。这是精灵一族的传统,他们对于魔法非常擅长,也相信这是源于自然中五大元素的力量,根据分支不同,所擅长的元素魔法与居住环境也就有所不同。像是在那场灾难中存活者最多的分支之一“微草”属于木系,与他们相符的便是森林,而对着火把敬酒则是火系精灵的习俗。“哥们儿,想你。”

-fin-

 

我发誓我想发糖的!

 

 

 


西幻paro02
含周翔,伞修伞

和原作有出入,慢热

 

 

 

    短短数年,各大部落成立了一个联盟,没有尊卑之分,只要是正式宣布成立且符合最低限度条件的部落,就可以作数。每年最盛大的聚会莫过于“荣耀聚会”,每个部落都会派出自身代表,目的是共享情报以及交换彼此的物品,有兴趣的可以提出切磋。后来为了向世人展示自身部落的强悍,比试切磋反而成了每年最主要的目的。最初的两年里,蓝雨部落换了新首领,据说也是一位巫师;百花部落的领主被副首领代替,原领主不知所踪;精灵一族之间的内斗趋势愈发明显,最后是现任新首领强压下这事儿,得了个外号魔术师“杰西卡”;也就是这短短几年,那些世人所不在意的一些部落,或被分散到各个地方,或是就那么灭亡了。


    嘉世亦发生了大动荡,叶秋首领疑似与魔族勾结这种事情,不管是真是假,都引起了其余兽人的恐慌。“不可能!首领是亲手消灭了魔族的人!”“可是现在那些魔族怎么来的?只要他一离开城内的时候就会出现!”“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不可能这么巧合的!”最终,对魔族的恐惧战胜了人们内心对叶秋的尊重,虽然很多人依然仰慕着叶秋,可更多人只会说他不适合呆在这里。


    此刻在嘉世的长老会议室中,长老们齐齐下跪“恳请”叶秋退位。初期的时候,叶秋只想给苏沐橙以及更多人创造一个不用再担心安全问题的生活环境,对于陶轩将嘉世发展的愈发壮大此事,本身是好的,他不反对嘉世发展的更好,只是他并不想参与到这之中。陶轩是个脾气比个头还大的种族,刚开始还好,到了一定年龄的吉娃娃总是会很容易就发脾气。陶轩早已没了什么耐心,而且他可以肯定,叶秋没有勾结魔族,但是这一切都和叶秋脱不了干系。“为了嘉世今天的辉煌局面我们付出了多少?我想你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变成人心惶惶的地方的,所以,还劳烦叶首领签个字。”陶轩将拟好的公告铺在叶秋面前,上述着首领心怀众人安危,对于魔族一事引咎辞职。“意思就是说,你们要我离开,并且留下却邪?”叶秋曾经就是拿着这杆却邪杀尽魔族大军,对很多人来说,却邪就是首领的象征,如今在这和平的时代,叶秋当然不会天天带着却邪出门,这种时候去逼迫叶秋,还是有些胜算的。那就这样吧。”叶秋坦然的态度倒让准备动手的那群人手足无措起来。


    “不好意思啊叶哥!”从门口一路踏进来的年轻人打破了微妙的气氛,一脸狂傲的模样:“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是前些日子从越云部落请来的,叫什么来着?“经由几位长老商定,孙翔是最适合接任下一任首领的兽人。”哦,孙翔?确实是个很适合他的名字。“再说了,你这样呆在嘉世,万一哪天魔族的人真的是因为记恨你来寻仇了,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孙翔一语说中叶秋现如今最尴尬的地方,明眼人都知道这事其实和叶秋无关,孙翔也不例外,可他太渴望能干出一番成绩。孙翔属于现已很稀有的雪豹一族,本身生于寒冷的地带的他们相比其他族群,受到魔族袭击的时间要更早。起初还能与魔族抗衡一段时间,直到族人越来越少,孙翔就被送到了炎热地带的越云避难,送他的人是谁已经不记得了,印象中只有声音很好听这一点。“现在这样是乘人之危,我知道,可今天这个首领的位置,我还就坐定了!”一旁几个早就看不惯叶秋的兽人急忙附和了几句,孙翔知道这些家伙心里多半都是狗腿子,可他还挺受用的,夸奖谁不爱听是吧。

 

    没有郑重的交接仪式,没有想象中激烈的打斗,当初年年都有人迎接叶秋从联盟归来,一年比一年只会比更加热闹,盲目的追随者与凑热闹的人只多不少,现在送叶秋走的,却只有苏沐橙一个。苏沐橙问他:“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很明显是有内鬼,为什么?”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不抵抗?“说出去,有人信吗?”没有人信任的首领,有意思吗?“那你怎么办?”“先回去看看,好久没有住过那种小破屋子了。”“被他知道你嫌弃那屋子,会打你吧。”“可不,揍过我好几回了,明摆着的事情硬撑着不承认,小气得很。”“呵呵~”“笑什么?”“我还以为,你会很失望。”苏沐橙认真地看着叶秋,“你的实力明明不输给任何人。”“好了,天怪冷的,回去吧。”叶秋整整衣服,点了根烟草叼着,“我回去收拾屋子了。”言下之意,是等着自己吧,嘿嘿~“知道啦~叶修哥!”

   

    改朝换代这种事情常有,没了叶秋,嘉世依然维持着它表面的模样。老者们怀念过去叶秋首领带来的那些荣耀,不管怎么样,它确实发生过,就存在于族人的记忆中。今年的荣耀赛场上,孙翔拿着却邪替嘉世好好地秀了一把,指明要跟霸图的首领较量,不曾想还是输了。被韩文清几句点评下来,说的还挺有道理,孙翔再狂也不至于不承认自己的败北。倔强的小雪豹在台上放话,显得沉稳又不失礼貌,尾巴却不是很耐烦地晃着。不知是谁在台下低声地笑了笑,孙翔很灵敏地捕捉到声源,顺着看过去却什么也没了。


    输了比赛的孙翔,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对着刘皓莫名发挥失常的举动骂人也不是,安慰更不是。“哼!”最后他瞪了刘皓一眼,气呼呼的出去了。他收起自己表露在外的兽耳和尾巴,裹了件米色的斗篷遮着脑袋,比赛是输了,日子还要过,刚才赌气出来的什么还没吃。“这位客人要尝尝本店新出炉的套餐吗!纯正的魔法师火焰碳烤希拉克龙蛋!”孙翔刚打算叫人来一份试试,旁边的兽人就吼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呢,这个龙蛋不就是个鸟蛋吗?”“切,区区三十级火系魔法师的碳烤表演而已嘛,还以为能看到杰希大神呢。”“话不能这么说啊,这名字很有趣不是吗~”小市民就是爱斤斤计较,孙翔心里呸呸了两下就走了。


    “完了,钱也没带!”孙翔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上人家摊铺里点吃的,不然糗大了,嘉世新首领骗吃骗喝不给钱这种八卦一点都不好笑。感到背后有人接近时,孙翔伸手摸向自己的小刀,背后的人却笑了:“不要这么害怕嘛,我们又不是要抢劫。”“就是就是,刚才你不还嚷嚷没钱嘛~难不成我们还能图你的色?”孙翔给人闹得一个脸红,不情不愿地转过身,眼前却是非常惊艳了。纯黑的长发,瞳孔像是海水的颜色,耳朵藏在斗篷里看的不真切,无法判断这个人的种族。“哎哟,美女~”孙翔学着嘉世那帮混小子教的样子吹了个口哨,大美人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孙翔顺着美人的脸往下看,“没胸啊,要扣一分,腰也不细,啧啧这身段不行啊,可惜你的脸了,卧槽不对!这个裆?这他妈是个男人!”被孙翔以为是女性的人旁边站着的几个小伙子都很不客气的笑了。“噗!”“啊?”“哎哟哈哈哈哈哈哈!首领的魅力已经不限于女人了吗?”“该来的还是来了。”一个精灵模样的人拿着剑柄敲了其他几人的头:“瞎说什么呢,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精灵朝着孙翔友好地行了个精灵特有的礼仪:“您好,孙翔首领,我是轮回部落的副首领,江波涛。”


    妈呀,居然被认出来了?对方还是最近崛起的轮回部落的?我还误以为人家首领是个妹子?孙翔的内心十分复杂,他有句话非常想讲,甚至还想写出来贴自己一脸。“呵呵。”这笑声十分清楚地传到孙翔耳里,他不会听错,这就是刚才在台下笑自己的人嘛!孙翔瞪了一眼周泽楷:“笑什么!虽然我把你当妹子是我不对,但是刚才你在台下笑了我对吧?我听觉很好的!是不是觉得我刚才逊毙了,你有本事放我回去,吃饱了我俩单挑呀!”周泽楷眨眨眼睛,想了想什么又抿下嘴,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就是不开口。这给孙翔急的,陶轩说他应该学着察言观色,可是周泽楷这样的他还真不懂人家要干嘛。最后还是江波涛解释了一下:“是这样的,我们首领不爱说话,您谅解一下。以及为了表示对您的歉意,我们做东请您吃些东西如何?”“好!我今天要吃烤鱼!”“什么?”“怕我吃穷你们啊?”周泽楷摇摇头,唉,他不喜欢吃鱼啊。


    一行人跟着孙翔去了比较偏的一处地方,每年聚会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些人到联盟附近搭起架子贩卖东西。孙翔带他们来的这里算是小吃街,不是饭点的时候人倒也没有很多。“翔翔来了!今天的鱼按惯例吗?”一个体型较小的大婶拿着几串没烤熟的鱼就过来了,孙翔口味重,喜欢带点腥味的半熟食物,可是轮回其他人就有点苦手了。“这算不算,地域差异啊?”吕泊远拿着烤鱼和吴启面面相觑,他俩属于狐类,不怎么吃鱼,倒是杜明尝了一口后也和孙翔一样吃的停不下来刚才的大婶属于蒙哥,说白了就是鼠类,她嗅到了方明华身上的味道后就拉着他不放了。“你结婚了吗?”“不好意思啊大姐,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哎哟,我是想给你说说我隔壁那家的姑娘,一个特别好的草地田鼠!”“哦是吗?”“对对对刚才那个我跟你讲......”


    周泽楷不吃鱼是有原因的,当他看着孙翔大口大口地咬破鱼肚子的时候,仿佛自己的肚子也开始疼了起来。“小周啊,我第一次看到你起鸡皮疙瘩诶~”江波涛拉着吕泊远和吴启企图把鱼烤成全熟,看着加碳扇风的队友,他觉得友谊的小船正在下沉。孙翔只当周泽楷不爱吃鱼,也没有多问,隔壁蓝雨的黄少天还挑食呢,怪不得长得矮。


    意料之外的是,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看到微草的人。那个戴着王杰希同款小礼帽的小家伙可不就是他们家的大宝贝高英杰嘛,诶,旁边还跟着一个?从着装上来看,跟着的那人怕是个随从,倒不是说衣服比高英杰差多少档次,只是他的身上没有佩戴像其他人那样显眼的微草标志。“首领,我去一下可以吗?”江波涛难得严肃一下,周泽楷自然是允许的。


    高英杰拿着从没喝过的果汁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又把它递给旁边的“随从”。“一帆,今天难得可以出来,你就开心一点吧。”“嗯,谢谢。”乔一帆捧着果汁喝了一口,背后被人突然拍了一下:“好久不见了。”高英杰不会认不出来,这是轮回的副首领,按资历,还得叫人家前辈:“江前辈好。”“诶?江哥?”一帆的反应明显是熟人,也对,他们俩本来就是老乡。江波涛和两人寒暄了几句,又告诉高英杰附近有王杰希喜欢的水果,小家伙屁颠屁颠地就去买了。


    “江哥,你说吧,什么事儿?”特地支开别人,怕是有不方便微草知道的事情。江波涛知道这个同系的后辈在微草并不适应,这之前的比赛他也看到了,乔一帆连赛场资格都没拿到。“水系精灵擅长的魔法,可不是这个啊。”他指指一帆兜里刻着增强木系能力铭文的匕首,语重心长地问他:“你并不适合这类武器和魔法,它不能发挥你的特长。有没有人建议你换个......名字?”“什么?!”“你看我,作为水系的精灵,为了表示对自然的尊重,我的名字里都是带有水的。你要是不知道该叫什么,也可以跟我姓。”“这个...”乔一帆觉得这话槽点太多,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要是能过继到我家名下,带你来轮回也就没有任何问题了。”虽然一帆还是有点高兴能有人想着他,可他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怜悯:“前辈,我再考虑考虑吧。”如果今天江波涛对他的实力再稍微肯定一点,也许自己就心动了。
-fin-

 

 

一到轮回,画风都变了...哈哈哈哈,个人描述不多的我就不打个人tag了,以及,对于蓝雨的话,喻黄那段我纯友情,你们当糖吃了就吃了吧,回头不要打死我就好

评论(2)

热度(11)